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她那么美,人们只关心她整了哪

时间:03-2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2

她那么美,人们只关心她整了哪

愈发觉得,有些被整天拿出来当作标准的衡量,其实都很难经得起推敲和衡量。比如都说18岁的姑娘最软糯迷人,却忽略了这世上大有年少时一团稚气,虽然娇俏但有种雾里看花,花未绽放的模样。反倒是成熟了,风韵盖过了面目本身才变得愈加迷人。我最想提名的就是李英爱。她并不算是惊艳型的女明星,至少在我的审美中是这样认知的。其实早年刚出道的李英爱更像沈银河,那个时候的她更娇俏,甚至可以用娇蛮去形容的一张脸。漂亮,但荣光太盛,状态不好的时候就成了刻薄刁蛮。反而到了《大长今》时期,那股攻击感弱化成了温吞的精致,她是温柔的化身。她几乎美成南韩美魔女的常青树,从32到50岁就像开了挂,她比从前更端庄,更温婉,也更大气。她在新剧《大指挥家》里,气场全开,光看几张剧照就能感知精明帅气,疯批又清醒。 第一次看到这张动图,我都不敢将这个女人,与印象中温婉的大长今混为一人。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充满了力量与魅力。年岁于她来说似乎成了一种勋章,越老越有生命的味道。李英爱不是独一份这样的气质,往远点看宋慧乔也是如此,年轻时如水蜜桃般饱满娇嫩,但少女的清浅还是娇憨有余温良不够。待上了些岁数后她明显多了质感,太平轮中的周蕴芬甚至让我模糊了国籍。往近了说,林志玲和伊能静也是如此。林志玲二十多岁的时候漂亮但不惊艳,没有足够的情绪填满她的满是沟壑的心窍。直到30多岁后,她莫名的多了股体面的母性。不再如少女般娇怯后反而有了大地之母般磅礴的爱意,她温柔得像水,娇弱得似雾,年少时还会撒娇卖乖求得一丝好处。真的跨过30岁那道坎后反而把温柔当剑,背后是咬紧牙关的灵魂。伊能静比她更为明显。在那场旷日持久又世人皆知的婚姻中,伊能静也算受尽了委屈,她敏感、脆弱又从原生家庭中带来了无数处细小的伤口,她是那么渴望被怜惜被滋养。却在那样的婚姻家庭中蹉跎了数年。“虽然道歉的总是你,但惊慌如小鸟的却是我,你不读我的字,不看我的表演,不在乎我的荣耀,你只是爱我,不理会我灵魂的出口。”敏感诚恳又黏嗒嗒的爱意,让伊能静越发的别扭分裂,如果细细去看伊能静年轻的时候整个人有一种腐败颓丧的绚烂气息。她满脸叛逆,在自由和束缚间游荡,她是倔强的。直到生了孩子后,甚至可以说是再婚后,她不断的治愈自己不断的给自己找到情感出口。再看现在的伊能静,虽然多了岁月的痕迹,但比20多岁时的她更让人着迷。其实人至中年突然实现颜值升咖的绝对不在少数。即便是以白幼瘦为审美风向的内娱,也毫不逊色。比如陈数,她应该算是非常典型年岁越大风韵越足的代表,即便容貌和年轻时其实相差不大,但还是能一眼看出端倪。其实年轻时的陈数不能说不好看,但总是带着一股生涩的土气,是一种气场上的怯懦,人格魅力的不足。她从前总喜欢垂头抬眼的去看人,即便遇上非要正面相对,她也是侧过身子,尽力避其锋芒。这是一种强烈的示弱感,但偏偏陈数的身条舒展,她原本应该是痛快畅快的,却被肢体和神态的瑟缩憋成了驽钝的村态。这就挤在了进退两难的位置,若是打扮得太盛,容易被风尘气掩埋;若是强调身板更硬,又让她的劳动感太甚。反而是上了岁数后,她才活出点劲头来。通身的气派都像换了一个人,从前的陈数拘谨、瑟缩,即便是扮演有派头的角色,也能看得出来她的肩永远是缩起来的。她的张扬蛮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强装出来没有根基的。但现在的她明显舒展开了,五官永远是具像化的舒展,身体喜欢呈大字,以前她身体的力量更多控制在关节处。比如紧紧端着肘肩,再或者大腿卖力夹紧。但现在的她肢体力量明显转移到了末端,臂膀松松甩开,走路恨不得带起半路狂风,而再怎么夸张地表现强势都不会变成二流子的精髓就在于:她的腕部、踝部给了足够的收缩的力。陈数真正让我眼前一亮的角色,是《新上海滩》的方艳芸,这个上海第一交际花,柔弱里带着骨气,娇媚里横着锐气。她自风情万种,又浮萍无依。她开始抬头,甚至是抬着下颌看人,说话的劲头力道不小,媚意横生的眼睛是惯性的撇着看人。从那年开始,陈数开出了花。我总是忘不掉,她在射击场拎着长枪,对面站着明显来者不善的小丫头,她眼睛眨都不眨。一边语气掷地有声的说:“你妈不是我的对手,你更不是”,一边利落的上膛塞子弹。然后猛的拎起枪扛在肩上,动作幅度之大只恨不得把旁边找事的人撞个跟头。她狠戾的骂着“蠢货”,然后射掉了天上飞动着的鸟。干练、妩媚、攻击、强硬、风情,这些看似不可能融合在一起的特质杂糅在一起,成就了陈数独一无二的气质。她的美不是五官或者脂肪多一分少一厘,而是岁月铮铮,她在通透里成长,是岁月给了她第二张脸。美艳又不风尘,强势又不潦草,陈数的魅力在这之间跳跃。和陈数有点相似,又不甚相同的应该是俞飞鸿。俞飞鸿其实是个挺奇怪的女人,她绝对是再难得不过的标准大美人。但年轻时的她其实比李嘉欣更符合我对于“美则美矣但毫无灵魂”的定义。惊鸿仙子够惊鸿,却独独缺了点美人味,在一众美人堆里她总是少了点存在感。俞飞鸿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美成中女顶梁柱的?大概是她步入30,甚至快40岁的时候突然美得格外大气磅礴,似乎有点相由心生的意思。还很年轻时的俞飞鸿面目成熟,但眼里是懵懂,表情是式微,你能清晰的断定这一定是个未经过多尘事的年轻姑娘。而年轻本来就是双刃剑,对姑娘们来说,年轻最美的就是青春本身,而反面却是没有阅历带来的浅薄。我被她抓住视线是她做客《十三邀》的时候,她不再像年幼时那般语气重语速快,眼神飘忽不定,甚至还有手脚的小动作频频。她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她作为倾听者,眼神恰到好处的凝视对方,既没有越界的压迫,也没有敷衍的应付。声音沉静语速徐徐,能清晰的表达观点,又最大限度的照拂所有人的情绪。整场谈话看下来,最让我震撼的是俞飞鸿提到的,“感谢上帝赐我平庸”。这话很有力量,所有人都指望着发光发热,父母期盼子女成龙成凤,少年人指望功成名就,中年人希望家财万贯,就连老年人都有自己的期盼。而平庸并不是个好词,很多时候都和一事无成、疲惫劳累联系在一起。谁敢说,或者说谁能洒脱的面对不符合社会需求的平庸?可俞飞鸿干了这件事,她信服平庸反而是幸福,甚至感谢她并不是个天才,各种意义的天才。就那一刻,她通透得熠熠生辉。皮囊的美丽终归有尽头,女性魅力本身所带来的吸引力才是永恒无尽的。其实我一直都觉得风评对女明星来说不够友好。但凡她们变美了,就一定是整容了、医美了,这倒不是我抗拒医美,而是我想替她们喊声冤枉。这世界上不是只有整容这一条路才能指向变美。好比说减肥、再比如说阅历。我一度也在思量,到底是岁月本身就能赋予女人新的生命底色,还是阅历本身才能改变命运既定的容貌?这个问题直到前段时间才有答案。我私心其实还是比较喜欢董洁的,倒也没什么太高大上的理由,纯粹是因为她太好看了。茉莉花一样的女孩子,清纯、娇俏、无比动人。当年她在和潘粤明罗生门之前,她的脸我觉得可称内娱第一白月光,如无意外,冷清秋可保她一生富贵,客观意义来讲,董洁的脸是非常扛老的那一款,颧骨高平、下颌内窄、鼻基底高到面中几乎没有凹陷,这样牛的配比再加上年轻时的饱满胶原蛋白让人根本注意不到她的凸面型。但这样先天、后天条件都强势的董洁,在经过离婚、出轨之后,口碑暴跌,路人缘也随之下降。她的脸也出现了变化,面颊没有二两肉,凸嘴越发明显,曾经饱满的面中也被法令纹所累。在演如懿传的时候镜头不合适,甚至有种尖酸刻薄的观感,总让人觉得她这些年过的可能不太如意。好在她时运不错,如懿传热度一起,跑去浪姐玩了一圈,又顺利和杨天真接头,成了小红书头部带货达人。最近再去看董洁的脸,那种苦涩、躁动的情绪消失了,可她明明凸面不变,法令纹也还在。这不是做几次光电搞几次填充就能转圜的面貌。董洁的脸上开始有了喜气,眼睛里闪烁着的也不是从前的死水一般的沉寂,回避外界的一切声音。她开始热切、真诚的想和屏幕面前的你我产生交集。美人一定是有血有肉的,红粉骷髅是鬼故事。阅历真的能给女人第二张脸。而人生最底层的选择、事业迎来的第二春都是她们越老越有韵味的根基。不信你看。那些惯常在饭桌上扯着嗓子和八杆子打不着的来客高谈阔论的人,多数带着些高人一等的油腻。如果机会得当不乏考察一二,情愿参与集中的,不消半年就连声音都沾上了腻歪。再或者一路厮杀过来的谨小慎微、那些跌入谷底的怨气与一朝翻身的得意都是如此。万物都有兑换方式。风浪叵测,能翻上浪尖,是运道也是诅咒,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招棋还是如何把赢面兑换的漂亮,才是更值得研究的本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